一场生日宴会,让陈莹累得差点虚脱。

    结束以后,她就瘫倒在床上,由着翠翠帮她收拾好了,躺在床上就不省人事了。

    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候,谁也没有想到家中还有另外一个寿星,除了尹霜的小丫鬟发现她不在屋子里,其他人也忙的忘记这号人了。

    半夜十一点的时候,尹霜终于回来了,好心情在脸上就透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去哪里了?刚刚严嬷嬷差点就发现你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是尹霜的陪嫁丫鬟,对着尹霜倒是忠心的很。

    尹霜坐在梳妆台前,摸摸自己的脸,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小丫鬟的害怕。

    “小桃,你说我今天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小姐?”

    尹霜对着镜子就笑了出来,“不早了,你先下去吧!”

    小桃摸不着头脑,带着疑惑回屋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尹霜这边松开了头发,却没有着急卸妆,对着镜子又将自己的眉毛描画了一遍,看到唇边花掉的口红,她忍不住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她就守在了餐厅,看到秦墨兰挺着肚子下来,立马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今日想回娘家一趟。”

    秦墨兰摆摆手,“这种小事以后不必来问我了,直接和陈管家说一下就成,他会给你安排车子。”

    尹霜一点也没被她的态度气到,高兴的退了下去,脚步轻快的似乎要跳起来。

    倒是陈莹下楼的时候看着她觉得有些奇怪了,这和之前的变化这么大,难道是因为过个生日长大了?

    “母亲,她这是怎么了?昨儿个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秦墨兰仔细想了一下,昨天她就是给了她两个月的零花钱还有一些首饰而已,应该不至于这样吧,怎么说尹家也算是小富之家,应当不至于眼皮子这么浅啊!

    尹霜坐着家里的车子出了门,在尹家的巷子口下了车,打发走了下人,她脚下一拐弯,并没有朝尹家走去,顺着交错的小路,她很快就消失在巷子中。

    陈莹今日约了一个重要客户,用过早饭以后,就开着车子出门了。

    和小六子在车行会和,小六子就坐上了驾驶座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次这个史密斯来者不善啊!”

    陈莹看着手里的文件,微微挑了一下眉头,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这个m国佬也是做汽车生意的,在沪市开了一家汽车厂,就比咱们晚了一个月开业,咱们的口碑打出去以后吗,迅速的抢占了市场,他们估计心里不服气着呢,小动作也是不少的。”

    小六子一边熟练的开着车子,一边和陈莹解释道:“老大你知道他们一辆车卖多少钱吗?”

    陈莹: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四千五百大洋。”

    这是不少来着,现在一个拉黄包车的师傅,年收入也才一百多块大洋,普通人家七八口人,一个月的消费也就四五块大洋,算算下来确实吓人了。

    “查过他们这次来的目的了吗?”

    陈莹原本是不会过来见这个m国人的,但是这家伙居然在车行定了一百辆自行车和三辆皮卡,目的就是为了见陈莹一面。

    对于上门来送钱的人,陈莹的态度向来是好的,等车子稳稳的停在万国饭店门口的时候,她放下了手里的文件,小六子也把车钥匙交给了泊车小弟,跟着陈莹一起走进了饭店。

    饭店里此时正响着优雅的音乐声,来往的服务生都是统一着装。

    “两位上午好,请问有预约吗?”

    “有约,牡丹厅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:“请跟我来!”

    这是个包厢,隔音非常不错,很适合谈事情。

    陈莹刚进来,一个身材高壮的m国人就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着痕迹的后退两步,陈莹笑着伸出手,“你好,我是陈莹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,天哪,你就是天璇车行的负责人?”

    陈莹不理会他浮夸的表演,笑着道:“是的,史密斯先生。”

    史密斯的彩虹屁还在不要钱一样的朝着陈莹输出,陈莹都快尴尬的脚趾抠地了。

    “听闻史密斯先生是想和我们进行长期的合作,不知道是怎么个合作法?”

    提起正事,史密斯先生立马拉了一下西装袖子,“是这样的,我们想要和你合作,出资扩大生产,将汽车卖到花国各地。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个出资方式?”

    “将车厂搬迁到沪市去,我在租界内有一块地皮,算是我的投入。那边的销售渠道可比这里好上不少。”史密斯似乎很骄傲自己有这么一块地皮,不知道的还以为那底下埋的是金子呢!

    陈莹听完直接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陈小姐,你笑什么?”史密斯看她的表情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我还能笑什么?我在笑你脸大啊,你不如直接叫我把天璇拱手相让好了。”陈莹简直被他的狂妄惊呆了,这种人也能开厂了?

    “做什么春秋大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