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个小时以后,陈莹看着自家地上五花大绑的四十多个人,把他们手上的武器都收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妖女,你到底使了什么诡计。”

    陈莹笑盈盈的不说话,自己从头到尾可是什么也没说啊,怎么这人一眼就盯住了自己呢,难道自己也有了大反派的光环?

    “别说这么难听嘛,就是烧了一些蒙汗药而已,大家也太没有警惕心了,都是在刀口上舔血的人了,出门在外也不注意保护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陈莹的模样,直接把这群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土匪气吐了血。

    秦墨兰看着女儿这副模样,只觉得心头塞塞的,她悉心教养了这么多年的大家闺秀啊,只几个月的时间就被那个洋鬼子带成了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“母亲,这些人应当是有预谋的过来咱们家的,我怀疑幕后肯定有人针对咱们。”

    秦墨兰也猜到了,“先按兵不动,等你父亲的人过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陈莹点点头,要她来说,肯定趁着土匪们放松警惕的时候,带上人马反杀回去才好,不过她还小嘛,不能把这么凶残的一面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,五十个土匪就被绑着送到了官府。

    陈莹则是趁着这个机会,一个人偷偷的潜入了青峰山。

    昨晚她思来想去,还是放不下这块大肥肉,她就是单纯的黑吃黑,又不杀人防火,算是个实在人了。

    实在人陈莹来回忙碌了一整天,傍晚躺在自己的床上,满足的清点起了自己的小金库。

    要说这个土匪窝是真的富了,昨天出来五十个人,山上还留了两百多号人,这青峰山易守难攻,再加上这些年的世道有些乱,发展的居然很不错,平时出手就没有空手而回的,积累了不少财富,全都便宜了陈莹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武器,陈莹虽然看不上,但也全部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发财啊,我好像在山上看到郁辰了,模样有些小凄惨啊!”

    “宿主你自信一点,不是好像,那个郁辰就是被吊在那里抽鞭子。”

    陈莹真心道:“这群土匪还真是敬业呢,连这种穷逼都不放过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郁辰刚被放了下来,身上的鞭伤疼得他想要叫出来。

    “郁大哥你还好吗?都怪我爹,居然下手这么狠。”

    郁辰看着连翘,她是这个青峰寨的大小姐,嘴角扯出一个好看的笑容,“连妹我没事,这次是我预估错误了,连累了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郁大哥,你别说了,我带你去找钱大夫。”连翘一个使劲,直接将郁辰公主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郁辰一口气差点没上来,心里满是厌恶的时候,面上还要做出一副感动的表情。

    幸好这是在晚上,不然这个美男与野兽的场面看着还挺辣眼睛的。

    这个叫连翘的姑娘,名字是挺好听的,但是整个人已经朝着棕熊的体态发展了,和她爹连天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论武功嘛,算是寨子里的二把手了。

    陈莹没去管这些土匪,左右这些人好不了了,敢招惹陈沐泽的家人,最多半个月,青峰山就会被踏平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陈莹就被翠翠唤醒了,由着她帮自己穿好了衣服,吃过早饭,她就和母亲坐上了前往彭城的车子。

    这种看起来有种复古风的小汽车,陈莹还是第一次坐,上去倒是有些兴奋了。

    种种表现都被秦墨兰看在眼里,她伸手摸摸女儿的小脑袋,“好了,快坐好,仔细撞着了。”

    难得秦墨兰说话这么温和,陈莹偷偷看了一眼她嘴角的笑容,想来和丈夫团聚,她心里也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,陈莹就不得不感慨一句了,其实秦墨兰还挺重男轻女的,要不是当初生产时伤了身体,自己的待遇绝不会像现在这么好。

    想想后来女主尹霜好像也生了个儿子,挂她爸脑门上了,唔,有些绿了啊!

    算了,左右自己也不靠这些家产过日子,还是再来一个弟弟吧,想想之前的漏风小夹克陈瑞,啧啧,孩子还是亲妈带比较靠谱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虽然有车子了,但是路却是没有那么好的了,一路颠簸,快到达彭城的时候,两人已经沧桑了不少。

    秦墨兰下令在进城的前一天,留在了附近镇上的客栈修整了一下。

    第二天精神抖擞的进了督军府。

    督军府的下人都是秦墨兰提前派人来敲打过的,倒是没有发生那种狗眼看人低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二姨太呢?”秦氏坐在了正堂的沙发上,眼前西式的装修看的她眼睛疼。

    没有去询问陈沐泽去了那里,她先问起了尹霜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夫人,二姨太今儿个大早上就回娘家去了。”府里的陈管家恭敬的答道。

    秦墨兰微微有些不悦,“没有规矩的东西,差人在门口候着,人回来就给她立立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莹兴致勃勃的看着母亲三言两语就打压了尹霜一年多积累的气焰,果然,有规矩的人家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看多了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