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家网 > 综合类型 > 穿成男主宠妾(穿书) > 195、第 195 章
    接见使臣的国宴在天德殿举行, 朝中重臣、皇室宗亲几乎皆到场。让敬王不耐的?就属此次大事,宣和帝竟然交由赵郁与王令秋,连同其他大臣接手, 而这些皇子们都没能沾边。连自己的?亲儿子都信不过, 宁愿去信外人。

    敬王大抵是忘了肃王参与汝南王府谋反一事, 剩下的?这些儿子当中,谁都是卯足劲要登上这位置, 宣和帝防备他们, 自然不愿让他们接手。让臣子操办是没有象征意义的?, 倘若让皇子操办, 那便相当于向朝臣、向天下表示他意属的?储君人选。

    不过宣和帝也明白,就算自己不用这些儿子,他现在已经不大管事, 这些儿子自己会替自己找事做。就比如从来不冒头的勤王, 他手里管着外藩属,对外管理的?就是那些番邦属国,此番几国使臣到大周,他便能名正言顺的参与其中,而且这头的事情还怎么都绕不过他。

    勤王就这般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众人眼前,却又不可忽视,他们此前都没有注意到勤王, 现在才回过味来,就是敬王也是经过苏霖的?提醒, 才开始注意自己这位弟弟,忍不住怀疑老爷子是不是想传位给勤王。

    不让任何兄弟插手接管接见使者事宜,但是又看似无意的将勤王拉了上?来,还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。你们不能插手是因为你们手里管的事务不在这块, 平常就给了你们处理朝政的机会,理是这样的理。

    可是一切在现在看来,都像是在给勤王铺路。

    “七弟可忙的?很,哥哥想见七弟一面都难于上?天。”就在国宴开始前,敬王才得了机会拦住勤王,面上挂着和善的?笑?意,可却把要安排人的勤王挡的严实。

    “五哥,”勤王亲切的?喊着,笑?意不变,他也不着急催促敬王离开,而是踹了脚身边的?小太监,“你五爷想见七爷我,是谁给了狗胆让你们拦着,要是坏了大事,你们谁担待得起!”

    那小太监捂着被踢的?地方委屈地哀嚎,“是奴才的?错,七爷教训得是,可奴才没见到谁找七爷您啊,要是有哪位爷想见七爷,给奴才一百二十个胆子,奴才也不敢隐瞒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顶嘴!还不下去领罚。”勤王又是踹了小太监一脚,明眼人能看出来动作轻飘飘的?,根本没有用多少力,纯属是在糊弄人。

    敬王扫了眼做戏的勤王,他让这小太监离开,肯定是找能解围的人过来,到时候他不免落得个耽误勤王正事的?罪名,他倒是最是清白不过的?人。

    敬王面上闪过阴霾,让开位置等勤王走,看着人走远,才冷哼出声:“果然不叫的狗最会咬人。”

    这场国宴大臣收到皇命携家眷参加,便是后宫育有子嗣的后妃都会出场,这是东夷三国的求和,他们都是见证人。

    不过娇芙是其中例外,她不想参加国宴,哪怕赵郁同她交待,她不愿去可以直接不去,无人敢置喙,但她还是用自己的?办法,设法将其躲过去。

    昨儿夜里她贪凉用了碗碎冰奶酪,夜间又踢被子,清晨绿织喊娇芙早起,就发现娇芙已经烧了良久,请了大夫入府,可是一上?午都是高烧不退,别说参加晚上?国宴,人都已经烧得迷迷糊糊,连起床都艰难。

    让孟德正帮她替宫里告罪,实在是无法参加国宴。这种事情只要和宫里通一下气?,让宫里知道谁谁谁不能到就行,宫里贵人多,听过就听过了,都不一定放在心上?。要是相府还有其他女眷,或者王令秋此时在相府,根本不需要娇芙特地同宫里说明,只要她把自己生病的?消息放出去就是。

    按理说娇芙也不过是大臣之女,即便她沾了王令秋这丞相的光,在京中与其他贵女贵夫人见面都给她面子,可她在众多宗室贵胄中也排不上?号,生场病不至于惊动宫里,可事实上?就是宫里听闻此事,特地派了太医到丞相府。

    娇芙就已经肯定这场国宴怕是不简单,怕不仅仅是投诚大周为目的,更多的?还是想与大周和亲,几国都能暂且达到表面上的?和谐,也幸好她不计代价非得躲过去。宫里要派太医查验她生病真?假,让他们查验就是,娇芙一早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就是自己装病瞒不过大夫的?把脉,所以是真的?将自己作病了。

    黄太医入娇芙的?院子不敢乱看,进内室就见帘子放下,看不清里头的人是谁,扫过室内其他人,昭昭站在床榻边已经哭的嗓子都哑了,红烟焦灼的来回踱步,张嬷嬷和钟嬷嬷此刻也在跟前,王令秋自早上出府就不曾回来过,府中上下无人主持,她们都得守在主子身边,免得主子发生意外。

    娇芙费力的?睁开眼睛,有心安抚昭昭,可她浑身上下连一点力气?都没有,就是想开口,嘴里都泛着苦味。

    “行医讲究望闻问切,我得看看郡主面色,还请郡主应允。”黄太医出声说道,态度还算恭敬有礼,没因着是宫里直接派下来的,就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红烟气?不过想反驳黄太医,昨儿小姐似乎已经预料到自己要生这场大病,特地交待她和绿织,如果宫里来人不管他们想做什么?,都不要阻拦,可她们小姐都未梳洗怎么能见人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