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是一个人,他一生追随。

    高冷男突然这么严肃,倒是让我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本以为他所讲的是末世浩劫,是关乎邪界与人间的联系,但他却提到了我,很显然,闻朝阳对他的提醒可能与我有关。

    心里产生片刻不安,但我还是冷静道:“敖泽,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我没见过,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活在你们羽翼下的小子陈黄皮了。我虽还未站在最顶峰,但我已经做好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留给我的未来是什么,生也好死也罢,是力挽狂澜成为救世主,还是功亏一篑万劫不复,我都不会惧怕,我会负隅前行,哪怕为世人所不容,也绝不停步,有你们这些人的支持,足矣。”

    听了我的话,高冷男没说话,但翘起的嘴角说明他的欣慰,我终于活成了真正的陈昆仑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高冷男才对我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在高冷男被敖云从人间接引到龙族祖墓融合前,他是能感应到的。

    当时族长敖云在龙族祖墓内遇到了艰难抉择,是成为邪魂棋子接引八符阵,还是放弃生命结束一切,最终他选择了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高冷男本就是敖云的一部分,所以当他决定牺牲自己,让高冷男归来代替他时,高冷男隐隐间就感应到了。

    高冷男并不是一个心怀天下苍生的伟人,正如他所说,守护我是他的使命,为了我他可以杀天下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并不是很想做这龙族族长,他也无心牵扯进天下纷扰,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顺从了敖云的征召,因为我在邪界生死未卜,他想来邪界看看。

    但他也没有就此离去,毕竟他虽不在乎苍生存亡,但人间有我的心血,他也不会就此离去,于是他利用短暂时间,立刻约见了闻朝阳,准备将他的离去告知,万一我哪天回来了,也好知道他的去处。

    闻朝阳第一时间赶了过来,他也支持高冷男的决定。毕竟人邪之斗始终是悬在人道头上的一把刀,若能有会主动出击,是一个千载难逢的会。

    但与此同时,闻朝阳还带来了另外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闻朝阳告诉高冷男,在邪界务必坚守本心,切不可被邪人蛊惑,成为那一份子。

    闻朝阳还和高冷男说,在邪界若有幸碰到我,发现我未死去,一定要保护好我。

    他让高冷男告诉我,在我的身后有着整个炎夏的支持,万不可一个人扛,他还非常郑重地提醒高冷男,一定要看好我,让我不要因为急于阻止那最终浩劫,而兵行险招。

    闻天师说,哪怕我在邪界找到了破解之道,有了必胜的把握,也务必隐忍,想办法先回到人间,一切再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高冷男虽心性孤傲冷淡,不擅与人交流,但他其实是一个非常聪明,有着大智慧的人。

    哪怕闻朝阳没有明说,他也从闻朝阳的话里听出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闻朝阳似乎在说,我在邪界可能会心性大变,屠龙者成为恶龙。他是在提醒高冷男,一定要让我不能迷失自己。

    高冷男不允许任何人对我诋毁,哪怕是善意的提醒也不行,于是他立刻问闻朝阳:“你是不是得到了什么讯息?为何要这么提醒我,昆仑他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闻朝阳道:“此乃龙组密,我也方才知晓一二,还不能完全下定论。但愿这些讯息只是有心人放出的迷雾,是有人在恶意伤黄皮。”

    高冷男立刻质问:“谁?到底是什么讯息?你不与我明说,我会坚定支持昆仑,哪怕他终究成魔,我也与魔为伍。”

    闻朝阳如此聪明绝顶教通融的智者,自然明白高冷男的心性,若是不把话说清楚了,高冷男是真的会不顾一切地支持我,哪怕我是错的。

    于是闻朝阳对高冷男解释道:“首先,我也会始终如一的相信黄皮,哪怕他真的干出了逆道之事,也绝非他的本意。但作为他的朋友,我们更应该帮他拨云见日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瞒你了,不久前我在龙组的眼线刚给我传来一条重要讯息。龙组刚参加了一场九国峰会,参加的不仅是各国玄门大拿,还有考古学家、科学家,会上拿出了一些非常珍贵罕见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而其一些资料竟然和黄皮有关,相当一部分人推演出一个结论,说他将是最终的人类灾难,是他给世界带来了黑暗。”

    高冷男听了闻朝阳的话,素来冷静的他爆了粗口:“放屁,昆仑他为了天下太平出生入死,你们都是瞎子吗?”

    闻朝阳立刻道:“这些我自然看在眼里,我也会无条件支持他,没有他,就不会有现在的炎夏玄门,也不会有教通融的闻朝阳。”

    “但天下大势,瞬息万变。邪界终究是怎样的存在,我们并不知晓。黄皮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,他也绝不是一简单的普通人,他身上肯定有着天大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诸国玄门确实是拿出了一些对他很不利的资料,我会尽快想办法得到这些资料。但在这之前,你是最有可能接触到黄皮的人。所以我才会提醒你,无论如何都要看好他。”

    “黄皮是我们的希望,哪怕真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