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家网 > 历史军事 > 建造盛唐 > 第四十七章 世界米仓
    李世民欣慰的笑着,带着沉重的呼吸声,似乎说了这十几个字都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见一代圣主也避不了病魔折腾,李元瑷心底百般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李世民放不下一切,但在李元瑷面前却显得有些坦然:“你皇兄十有八举义兵,二十四定天下,巅峰二十载,此生无憾。大唐交给雉奴皇兄放心;有你跟懋功辅佐,朕亦心安。对你,皇兄无多余所托,只望你记得当初应允之事。”

    李元瑷听李世民这里只提他跟李绩,心底明白,李世民只是病了,并没有如汉武帝那样,因年岁所累,性格大变。

    对于时势未来,还是看的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稳固群臣,为李治登基打下一个平缓的政局。

    然后以李绩与他作为李治亲政,掌控朝局的杀锏。

    历史上李治利用武则天扳倒王皇后,一举击溃长孙无忌、褚遂良的辅政联盟,瓦解,最关键的不就是李绩的支持?

    现在因为自己的出现,多了一个自己而已。

    他又提起此事,显是明白自己这个儿子今非昔比,知他表面柔弱,内在却极有主见,不会任由辅政大臣左右亲政道路的。

    收拾辅政大臣,剥夺辅政大臣的权力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这过程是温和,还是剧烈就不是李世民能够预测的了。

    这随着大限将至,李世民也难免多愁善感起来。

    自己一个是最信任的大臣,一个是自己最宠爱的儿子接班人,自己选择站在了接班人这边,可终是放不下长孙无忌,特地在李治面前提醒李元瑷。

    李世民并没有交代许多,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自己做长时间的交流。

    体力精神都无法支持!

    只是盏茶的时间,李世民已经没有多少维持清醒的精神了。

    李元瑷、李治退出了寝宫。

    李元瑷心里堵堵的。

    李治早已习惯,强撑着领着李元瑷去用膳。

    两人喝着竹叶青,彼此聊着各自的琐事。

    李治说了庙堂上的局势,就一个稳字。

    李元瑷听李治细细说来,心底亦不得不对长孙无忌这个老狐狸说一个“服”字。

    这皇位的承传本来最容易引发动荡。

    尤其是继承者在资历不足以服众的情况下,越是如此。

    李治是皇位就是捡来的,这个没得辩驳。

    哪怕李治这个天皇大帝确实优秀,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如果李承乾不作死,李泰不作妖,李治一点会也没有。

    李世民心眼是偏的,而且偏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可对于李承乾、李泰、李治那是一碗水端平的,不存在任何偏心。

    李承乾是太子,李世民对他期望过大,以致过于严苛。

    李泰、李治,没有这种期望,就捧在心,含在嘴里的,过于放纵。

    期望过大,成为了负担,宠爱过重,成为了希望。

    一个扛不住,叛逆了,另一个没受住诱惑,昏头了。

    皇位这才轮到最小的李治。

    李治拣了这个太子位之前,没有任何人意识到李治做了这个得利的渔翁,在他之前李承乾、李泰已经笼络了大批人才。

    李承乾因造反贬为平民,并且已病故,他的势力早已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李泰则不然,他才华横溢,聪敏绝伦,是天下闻名的书法名家、书画鉴赏家,对于士人世家的态度极其友善,大有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意味,也是因为如此,即便给贬罚外地,依然有一批支持者,尤其是给打压的透不过气来的世族。

    加上李泰原先在长安残留的势力……

    其实李世民已经打掉一些,但是还有一些他不适合动。

    如房玄龄的公子房遗爱,柴绍的公子柴令武等,李世民下不了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在这关头作妖,但长孙无忌一举将这些势力压的掀不起风浪。

    而且从李治的口气里李元瑷听出来了,长孙无忌已经着开始收拾魏王党了。

    李元瑷甚至已经猜到了长孙无忌的段。

    李世民不会对李泰动,长孙无忌也不会对李泰动。毕竟那个胖子是长孙皇后的儿子……

    那怎么办?

    不是有一个英果类我的庶长子?

    将李泰党,套上李恪党,一切都完美了。

    这个李恪还是李世民自己选择的。

    都是亲儿子,这母亲不同,待遇一天一地。

    是有情,还是无情?

    李元瑷已经不知如何评价了,为了李治,李泰党必除;为了李泰,庶长子李恪,成了替罪羊……

    李元瑷也跟李治详细说了江南的情况。

    江南的情况李元瑷多次上书说明情况,李治这边也有自己的渠道了解。

    但与李元瑷亲口说来,又有另外的感觉。

    尤其是海外贸易方面,更加深远的意义,只有与李元瑷亲自交谈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